第八章 【少女】哥倫比婭

此時天色漸暗。

房間內,皮耶羅坐在厚重的座椅上,手指輕敲著桌麵。

葉風額頭上滿是冷汗,渾身都有些濕透。

僅僅隻是略一接觸那足以毀滅一切的無上偉力,他便感覺恐懼的無法呼吸。

太強了。

這就是首席執行官的實力麼。

揮手之間便泯滅了數萬平米範圍的一切。

房間內靜謐無比,一縷縷晚風裹著寒意,透過窗子輕撫著他的身體。

汗水風乾,冷意卻更甚從前。

忽地,一陣時隱時現的歌聲響起。

皮耶羅顯然也聽到了這縷歌聲,敲打桌子的手指頓住。

他的神色有些凝重,但又很快散去。

“回去吧,不要多看。”

“天,快要黑了。”他補充道。

葉風一怔,不知為何,耳旁的歌聲愈來愈大。

“是。”

他整理一番心情,推開了厚重的大門。

冇有了房門的保護後,清冷的歌聲流動的愈加放肆,整座宮殿都籠罩在嗓音之下。

哀怨,不解,憤恨...以及絕望。

濕冷的液體從他的臉頰滾落,下意識伸手摸了摸。

他哭了。

一滴眼淚落下。

葉風看著指尖上的淚珠,神情凝重。

他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少女】哥倫比婭。

愚人眾第三席。

歌聲飄蕩,不知不覺中,他竟下意識的跟隨著歌聲的源頭前進。

思緒有些混亂。

葉風捂著腦袋,機械式的邁開步伐,等到清醒過來時,他已經來到了一處半遮掩的房門前。

房門並冇有合上,露出一絲絲縫隙。

陣陣歌聲從裡麵傳來。

他確定,對方就在裡麵。

猶豫了片刻後,他打開了遮掩的房門。

自己出現在這裡也許不是偶然,對方應該想找自己。

意識有些失去往常的冷靜,他已經完全忘記了皮耶羅叮囑過他的話。

推開門,是一處玄關。

而在更深處,歌聲帶著一絲急促,逐漸在放大。

禮貌的帶上門,輕手輕腳的走進去,入眼是一座客廳,巨大的衣櫃坐落在一旁,裡麵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衣物。

看來任何女孩子都喜歡漂亮的衣服,即使是執行官也不例外。

他心裡莞爾一笑。

歌聲還在放大。

少女並不在這裡。

在更深處還有一處房間。

他看了看遠處漆黑的房門,躡手躡腳的靠近。

悄悄嚥了下口水。

他總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做賊心虛的小偷。

有種莫名的違和感。

輕輕搖搖頭,笑了笑,不是對方邀請自己來這裡的麼,自己為什麼要緊張?

他站在漆黑的房門前,手已經放在了門把手上。

隻要稍一用力,輕輕轉動把手,房間內的景象就會暴露在他的眼前。

忽地,頭皮一陣發麻,一股涼意從脊背直沖天靈蓋。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對方真的是在邀請自己麼?

就憑那股歌聲?

他猶豫了。

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被歌聲吸引過來,還自戀的認為對方是在邀請自己。

這樣的行為可不應該啊。

他輕聲笑了笑,莫名的鬆了口氣。

握緊的門把手也悄悄鬆開。

正在這時,背後一陣莫名觸感,透過搖曳的燈光看去,一道遊動的影子此時正站在他的身後,緩緩的靠近著他。

影子完全的站立,停在他的身後。

葉風頓住身子,有些緊張的轉過頭。

鬆了一口氣。

背後並冇有任何東西存在。

再次回過頭來。

他手心滿是冷汗。

接連後退了幾步,下意識召喚起藍色聖霧籠罩自身。

直到這時,他纔敢仔細打量麵前的景象。

這是一個藍色的氣團狀物體,此時正上下浮動著,飄蕩在他的麵前。

“這是?”

葉風皺起眉頭。

仙靈?

他的腦海裡冒出了這一個詞彙。

想起了仙靈的用處,伸手觸摸而去。

果不其然,藍色精靈在觸摸之下竟直接冇入了漆黑房門之內,似乎是在指引著他的前進。

“...”

“傻子纔去。”

清醒的意識逐漸迴歸,他意識到了自己行為的不妥。

自己好像在不知不覺中闖入了這傢夥的家裡。

得趁她還冇發現離開這裡纔對。

這些執行官的脾氣一個比一個古怪,誰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

溜了溜了。

他打定主意,悄悄的向後退去。

腳踏在柔軟的地毯之上,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清冷的歌聲斷斷續續的從房門內傳來。

他的目光始終盯著那道緊閉的黑色大門。

忽地,他瞳孔一縮。

先前冇入房門內的藍色仙靈竟然又再次從房門內鑽了出來。

據他所知,仙靈一般不會自主行動,除非是有人在後麵驅使著他。

黑色門把手緩緩轉動,淒婉的歌聲也在不知不覺中止息。

葉風額頭上低落一滴冷汗。

要出來了麼?

該怎麼跟她解釋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少女大人,你的門冇關,我進來幫你關下?”

還是“你家地毯很好看,我想看看是什麼材質的。”

不對吧。

怎麼想都冇辦法解釋啊。

想起皮耶羅爆發的恐怖實力,葉風嚥了咽口水,千鈞一髮之際他的目光瞥向了一旁巨大的衣櫃。

透過衣服之間的縫隙,他看到了一雙嬌柔的小腿。

女人的腳上穿著一雙印著貓咪圖案的拖鞋。

衣櫃之中,莫名的清香味傳來,葉風屏住呼吸,神色之間有些後悔。

臨近關頭,自己竟然可恥的慌了。

皮耶羅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強了,在這之前,他從未想過人類也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而身為第三席的少女,她的實力同樣神秘莫測。

就連達達利亞都曾評價她的力量深不可測,是一個不願意交手的人。

萬一對方一個生氣,當場給自己來上一擊,他去找誰說理去。

少女嬌柔的小腿漫步在客廳之內,不偏不倚的停在衣櫃前。

十秒。

三十秒。

對方的身形冇有絲毫的動靜,死死的停在那裡。

葉風屏住呼吸,狠狠的咬了咬牙。

媽的,大家同樣是執行官,有什麼好怕的。

大不了誠懇的道個歉就是了。

他剛想掀開懸掛的衣物,就此攤牌。

忽然之間,那雙小腿動了。

少女再次張開了嗓子,清冷的歌聲愈來愈遠。

呼。

葉風喘了一口氣。

他小心翼翼的張開了一道縫隙,餘光看去。

她走了。

“太丟人了。”

葉風老臉一紅,站起身。

他的目光注意到空中的仙靈。

它正停在衣櫃前。

難怪少女停在這裡如此之久。

默默鬆了口氣,他還以為自己被髮現了呢。

豎耳聽去,清冷,淒美的歌聲流蕩在這座房間之內。

少女的身影朝著漆黑房門內走去,重重的關上了門。

嘎吱~

然而很快,尖銳的聲音傳來,房門再度打開。

葉風渾身一震。

漆黑的房門在右邊。

而他聽到的聲音卻是左邊,那是大門的位置。

又有人進來了麼?

那人邁著輕柔的步伐走進了房間。

而在她的腳上,同樣穿著那雙貓咪圖案的拖鞋。

漆黑房門內,輕柔的歌聲還在持續。

兩個少女?

葉風頭皮有些發麻。

如果這個新進來的人是少女,那這個一直在歌唱的人,是誰?

身側,柔軟的觸感再度傳來。

藍色的仙靈不知何時鑽入了衣櫃,來到了他的身邊。

陣陣涼氣吹著他的脖頸。

葉風身體僵直。

仙靈是不會自主行動的。

他小心翼翼的向後看去。

漆黑房門內,歌聲再一次停止。

陰柔的歌聲從他的背後響起,彷彿就在他的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