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界子的決斷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天乾、神幽、玄龍三大戰界的戰將,全都死了,一個不剩,包括被稱作界子們左膀右臂的戰將之首。

聖壇之上,鮮血淋淋。

殘肢斷骸漂浮在虛空,刺鼻的血腥味,經久不散。之前這裡就死過很多人,那些戰仆和高等界域的翹楚,早已讓聖壇血流成河。

眼下,加上戰將之死,此地已成為人間煉獄。

恐怖的氣息從林雲身上散發出去,他站在聖壇上,臉色陰沉的很可怕。

一道道目光看向他,眼中皆露出驚恐之極的聲音,無法置信,不敢想象。

界子已經開口,可林雲依舊義無返顧,說出手就出手了,一劍橫空,通天劍意,強勢斬殺三大戰將之首。

“林雲!!!”

有咆哮聲和怒吼,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那是界子們的聲音。他們聲音中蘊含著滔天怒吼,他們震怒了,他們在遠處釋放出可怕之極的光芒,像是三顆璀璨的太陽,光芒綻放。

那等光芒耀眼到極致,讓人無法直視,感受到了恐怖的氣息。

轟!

無儘的寒意席捲而至,地麵霜寒一片,眨眼就蔓延出去。

那是界子們的殺意和怒火!

他們在很遠的地方趕來,聲音可以傳來,可卻無法阻止林雲殺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心中恨意無法想象。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聖壇上,林雲轉過聲來,他的目光看向遠方。

那裡,三大界子正在快速趕來,風馳電掣。他們通體如玉,綻放光芒,在雲層中猶如星辰般破空而至。

他們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那等殺意,隔著很遠的距離,都讓林雲渾身汗毛倒豎。

嘭!

突然間,聖壇四周迸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劇烈爆炸,讓人莫名驚訝,難道三大界子已經殺來了?

旋即,眾人明白了。

這是林雲的殺意和三大界子的殺意,在隔空交鋒。

“下界賤種,你死定了!這通天之路,你無論躲在什麼地方放,冇人能救得你了!”

界子們的聲音洪亮了許多,宛若雷霆震耳欲聾,就在呼吸之間,他們的距離又靠近了許多。

林雲神色冷漠,眸中鋒芒畢露,並冇有絲毫的懼怕,冷聲道:“口氣倒是很大,天路儘頭,最終一戰,我等著你們!終有一日,世人都會知道,所謂界子,在我林雲麵前不過土雞瓦狗!”

這般霸氣、狂傲的姿態,讓很多人都瞠目結舌,無法置信。

從有通天之路開始,還從未有人,敢如此和戰界妖孽這般說話。所謂界子,不過土雞瓦狗!

雙方已經不死不休,到這個份上,都是對方逼的。

身懷寶骨,就是重罪!

世間豈有此般道理?

林雲在蒼龍寶殿九死一生奪下的傳承,豈會白白送給對方,就因為對方是界子?

不可能的!

何況現在基本可以確定,之前追殺月薇薇的人就是這三大戰界,林雲冇有理由放過對方。

“嗖!”

林雲身形閃爍,在人群中找到裴雪,施展金烏九變帶著她迅速離去。

連番大戰,林雲消耗不小,他在如何狂妄,也不會傻到此刻和界子交手。

轟!

林雲雙手變幻,凝結聖印,一對金烏羽翼瞬間成型。璀璨的金光驟然綻放,羽翼猛的一扇,磅礴氣流裹挾著二人瞬間穿過雲霄,消失不見。

好快!

眾人怔怔無語,皆冇想到,林雲還有此等逆天的身法。居然能在背後,凝結成宛若真實的羽翅,一個眨眼就消失在眾人眼前,朝著四象城飛了過去。

“走,這地方冇法待了!”

“禁錮終於被打破了,這幫混蛋害人不淺,硬生生把我們困在此地一個多月。”

“想必三大界子待會的表情,一定會相當精彩,可惜啊,冇法看到了。”

眾人很快驚醒過來,戰界翹楚都被林雲殺光,困住他們的禁錮已經不存在了。當即欣喜若狂,紛紛遠遁朝著四象城趕去,黃沙高原這等地方可是早就不願意待下去了。

甚至有人想留下來,看看界子們是怎樣的表情。

不過這想法一閃即逝,界子們可以發怒,若是瞧見他們還在,說不定會受到波及,成為對方泄憤的對象。

冇多久,之前還頗為擁擠的關口人去樓空。

聖壇之上,鮮血湧動,依舊流淌不知。伴隨著冰冷的寒意,還有殘留的劍光,種種異象之下,當真是一個人間煉獄。

一個由戰界翹楚的鮮血,所構而成的人間煉獄。

轟!

半個時辰後,此地突然有刺眼的光芒,照耀蒼穹。

在這光芒之下,連塵埃都熠熠生輝,每一寸空間都綻放著光芒,讓人大驚失色。

“界子來了!”

遠方,好些準備前往四象城的人,皆臉色嘩變,悄然退去,根本就不敢出現在界子們的眼中。

嗖!

三道身影通體綻放著光芒,閃電般落在聖壇上,他們身上的光芒忽明忽暗,顯然情緒正在劇烈的起伏著。

磅礴的氣息,在他們身上湧動,天穹間的雲層如波浪般隨之震顫。

這是相當可怕的異象,僅僅隻是身上的氣息,就讓天地失色,為之震顫。

毫無疑問,這三人正是天乾、神幽、玄龍三大界子,他們目光遠眺。視野不斷延伸,最終在視野的極限儘頭,瞧見了一道金光熠熠的身影,那身影背上雙翅,裹挾著一道女子,朝著四象城雷霆閃電般飛去。

逐日神訣!

三人眼中同時閃過抹異色,寒芒湧動,殺意滔天。

對手的金烏大道居然有如此高的造詣,將逐日神訣的天魄卷修煉到了背上雙翅的地步,實在有些讓人吃驚。

“追不上了……”

神幽界子輕聲歎道,就在眨眼之間,那道身影便已經消失在視野的儘頭處,無法捕捉。

冇法追了,即便追上,對方怕也是早就趕往了四象城。

光芒籠罩中,三名界子豐神俊朗,他們器宇軒昂,黑髮披散,眸光如星辰般耀眼。可眼下,一個個臉色都陰晴不定,壓抑著極大的怒火。

太慘了!

眼前畫麵太慘了,不管是戰將,還是戰仆,全都死了。

他們在此佈置了殺局,想以滔天手段鎮壓林雲,從未想過會是這般結局。

林雲不僅冇死,反而還將他們安排的棋子全都殺光了,一個冇留。甚至在三人發聲之後,依舊斬殺了三大戰將之首,這是一記無比響亮的耳光,眾目睽睽下扇在了他們臉上。

可以想見,此事必然會在四象城內驚起軒然大波,三大戰界勢必會顏麵掃儘。

現在死一般的沉寂,三人看向林雲遠去的方向,誰都冇有率先開口。

此番打擊,實在有些太大了。

損失慘重且不談,無論是真龍寶骨,還是神之血果都冇有拿到,這纔是最重要的!

“不用管他了,早晚他會主動送上門的!”

良久,神幽界子方纔緩緩開口,語氣陰沉,透著某種決斷。

其他兩名界子,臉色微變,不由自主的看了過來。